有些国家政治腐败的原因


《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这本书常常在不经意间透露一些政治规律,如下

可以想象,在一个激进普力夺社会里,统一政治制度可能是由政治组织派生出来的产物, 这些政治组织原先只代表一些狭隘的种族或经济集团,但是它们扩大自己的影响范围,超出其原先赖以生存的那些社会势力。然而,普力夺社会的政治能动力会阻挠这样做。冲突的本质造成政治组织路子越走越窄,更趋于专门化并带有更大的局限性,更加致力于自身的特殊利益,更加依赖他们自己独特的政治行动手段。这样,得到眼前好处的是拼命致力于自身利益的人,而不是那些试图集中众多利益的人。

这里需要慢慢想想,通俗地,庸俗地理解,激进普利夺社会,就是制度化远远跟不上参与度的社会。制度不咋地,那么所有上不了台面的操作大家都可以玩了,人民群众的智慧都花在如何不择手段地内斗,因为你不搞别人,别人就搞你。这导致任何上台的领袖不得不大大依赖原潜邸派系势力与广大参与玩家斗法,因为别人不信你。越依赖,越受制约,越不得不给好处,越无法做到代表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此处看,政治制度直接作用是防止对国计民生毫无用处的内斗。现有的普利夺社会,如南美,很难跳出这个恶性循环。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一个能跳出三界外。社会像是个有机生命体,也体现鲶鱼效应,越舒适的环境越会出现这种恶性循环。

石见石页 /
在共享协议(CC)下发布于
类别: book 
标签: 激进普利夺  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  中
不愿分享?也可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