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宝玉愚蠢的体现


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 俏平儿软语救贾琏

…… 一语未了,只见袭人进来,看见这般光景,知是梳洗过了,只得回来自己梳洗.忽见宝 钗走来,因问道:“宝兄弟那去了?”袭人含笑道:“宝兄弟那里还有在家的工夫!”宝钗 听说,心中明白.又听袭人叹道:“姊妹们和气,也有个分寸礼节,也没个黑家白日闹的 !凭人怎么劝,都是耳旁风。”宝钗听了,心中暗忖道:“倒别看错了这个丫头,听他说 话,倒有些识见。”宝钗便在炕上坐了,慢慢的闲言中套问他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 其言语志量深可敬爱

一时宝玉来了,宝钗方出去.宝玉便问袭人道:“怎么宝姐姐和你说的这么热闹,见我进 来就跑了?”问一声不答,再问时,袭人方道:“你问我么?我那里知道你们的原故。”宝 玉听了这话,见他脸上气色非往日可比,便笑道:“怎么动了真气?”袭人冷笑道:“我那 里敢动气!只是从今以后别再进这屋子了.横竖有人伏侍你,再别来支使我.我仍旧还 伏侍老太太去.”一面说,一面便在炕上合眼倒下.宝玉见了这般景况,深为骇异,禁不 住赶来劝慰.那袭人只管合了眼不理.宝玉无了主意,因见麝月进来,便问道:“你姐姐 怎么了?”麝月道:“我知道么?问你自己便明白了。”宝玉听说,呆了一回,自觉无趣, 便起身叹道:“不理我罢,我也睡去。”

此处袭人为什么发怒,薛宝钗为什么突然走了,贾宝玉竟然一点都不清楚。

前文十九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 意绵绵静日玉生香

……在院内嚷道:“宝二爷来了!”别人听见还可,袭人听了,也不知为何,忙跑出来迎着宝 玉,一把拉着问:“你怎么来了?”宝玉笑道:“我怪闷的,来瞧瞧你作什么呢。”袭人听 了,才放下心来……

此处的“才把心放下来”,贾宝玉也没察觉袭人害怕什么。 袭人服侍贾母多年,深谙贾母、王夫人一套规矩,所以袭人知道自己做过的事情( 警幻之事)是规矩不能容忍的,所以她害怕。 后文晴雯的惨死和她就脱不开干系。

石见石页 /
在共享协议(CC)下发布于
类别: 读书 
标签: 红楼梦  贾宝玉  袭人  薛宝钗  中
不愿分享?也可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