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人的艺术


骂人要痛快地骂到让其生不如死,恨不得马上重新投胎,这才算到位了。 叔本华的各个大作之中的哲学,不如他骂黑格尔那部分骂的精彩痛快。 书呆特别喜欢看到叔本华提到其思想对头黑格尔时,以这样开头

“在黑格尔可悲又可怜的一生中……”

然后再从头到尾逐字逐条的缜密地驳倒黑格尔的理论。 这样的哲学引人入胜,读起来气势磅礴。

有一本书叫做《骂人的艺术》,偶然间不知在何处看到有人评论说郭德纲骂徒弟的艺术出自这里。 《骂人的艺术》重点照顾的是杨炯和红楼梦中的王夫人及其帮凶,分别对应不会写东西只会“点鬼簿”的文学领导,狗屁不通还到处指点江山的小人以及其背后的人物。 仔细想,作者处于这样的环境也是悲哀的,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说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两者是永恒的相互依存的矛盾,谁也蹦不出去,或者用叔本华的哲学说,一切只因为作者你太过于出色,太聪明,而这世界却遍布着蠢货。

相比,莫言的《酒国》才是诺贝尔奖级别的骂人巅峰之作。 莫言用难以想象优美、优雅而且梦幻般的词汇、描绘出一个精湛的吃人系统。 《酒国》能得诺贝尔奖是有套路的,对待蠢货,不要提醒皇帝的新装是空气,不要骂,要顺着说,“哇!皇帝的新装真漂亮!” 要把蠢货捧到一个不得不光腚的高度,这样蠢货要么自己承认自己是蠢货,要么一直光着腚。

石见石页 /
在共享协议(CC)下发布于
类别: 生活 
标签: 骂人的艺术    随笔  中
不愿分享?也可捐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