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蛋级别


内容索引

天生丽质型

金大侠的大作中对配角的描写十分有意思,尤其是一些配角所干的坏事。 《倚天》中的“太极初传柔克刚”这一章中,描写了一个这样的愁眉苦脸的坏蛋:

赵敏正待接口,转眼看到小昭鬓边插着一朵珠花,正是自己送给张无忌的那朵,不禁大恼,又见小昭明眸皓齿,桃笑李妍,年纪虽稚,却出落得犹如晓露芙蓉,甚是惹人怜爱,心下更恨,一咬牙,对阿大道:“去把这姓张的小子两条臂膀斩了下来!”阿大应道:“是!”一振倚天剑,走上一步,说道:“张教主,主人有命,叫我斩下你的两条臂膀。”

周颠心中已憋了很久,这时再也忍不住了,破口骂道:“放你娘的狗臭屁!你不如斩下自己的双臂。”阿大满脸愁容,苦口苦面的道:“那也说得有理。

无论是谁见了一个愁眉苦脸每天都遭罪的坏蛋,应该都会觉得此人也有了报应,似乎就不那么坏了吧? 但是愁眉苦脸的坏蛋有一个天生丽质的好处:让人防不胜防!

文艺型

如果要找一个比天生丽质的坏蛋还要让人难受的坏蛋,恐怕就应该是文艺型坏蛋。 文艺型坏蛋的坏是一种高雅的艺术,其坏的程度已经超越了防不胜防等等文字所能描述的范围。 例如《天龙》中的“挥洒缚英豪”一章中,描写了一个可以把少林高僧说坐化的书呆子:

那书呆哈哈大笑,道:“照也!照也!你佛家大师,岂不也说‘仁者’?天下的道理,都是一样的。我劝你还是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罢!”

玄痛心中一惊,陡然间大彻大悟,说道:“善哉!善哉!善哉!南无阿弥陀佛,南夫阿弥陀佛。”呛啷啷两声响,两柄戒刀掷在地下,盘漆而坐,脸露微笑,闭目不语。

那书生和他斗得甚酣,突然间,见到他这等模样,倒吃了一惊,手中判官笔并不攻上。

虚竹叫道:“师叔祖,寒毒又发了吗?”伸的待要相扶,玄难喝道:“别动!”一探玄痛的鼻息,只觉呼吸已停,竟尔圆寂了。玄难双手合什,念起“往生咒”来。众少林僧见玄痛圆寂,齐声大哭,抄起禅杖戒刀,要和两个书生拼命。玄难说道:“住手!玄痛师弟参悟真如,往生极乐,乃是成了正果,尔辈须得欢喜才是。

这人的武功应该比少林的什么七十二绝技都厉害,任你是多高的高僧,来一个说坐化一个! 无耻的是,这帮高僧竟然觉得是往生了极乐,十分感谢凶手! 艺术到达了一定境界,的确是无所不能。

个人崇拜型

《神雕侠侣》中的黄蓉对郭襄说要小心杨过,说大恶人有很多比杀人更狠毒的毒计。 其实最恶毒不是装着楚楚可怜确痛下杀手的阿大,也不是口口声声说仁义道德其目的确是把人说死的书呆子,而是那些无缘无故给人抛了个精神领袖的家伙,如《天龙》中“酒罢问君三语”中描写的慕容复:

慕容复寻思:“我若叫唤救援,众乡家未必搬得运这些每块重达数百斤的大石,搬了几十搬不动,不免径自去了,须当动之以利。”于是大声叫道:“这些金银财宝都是我的,你们不得眼红。要分三千银子给你,倒也不妨。”跟着又逼尖噪子叫道:“这里许许多多金银财宝,自然是见者有份,只要有谁见到了,每个人都要分一份的。”随即装作嘶哑之声说道:“别让旁人听见了,见者有份,黄金珠宝虽多,终究是分得薄了。”这些假扮的对答,都是以内力远远传送出去。

众乡农听得清楚,又惊又喜,一窝蜂的去搬抬大石。大石虽重,但众人合力之下,终于一块块的搬了开来。慕容复不等大石全部搬开,一见露出的缝隙已足以通过身子,当即缘井壁而上,飕的一声,窜了出去。

众乡农吃了一惊,眼见他一瞬即逝,随却不知去向。众人疑神疑鬼,虽然害怕,但终于为钱为诱,辛辛苦苦的将十多块大石都掀在一旁,连结绑缚柴菜的绳索,将一个最大胆的汉入缒入井中。

这人一到井底,伸手出去,立即碰到鸠摩智,一摸此人全不动弹,只当是具死尸,登时吓得运动不附体,忙扯动绳子,旁人将他提了上来。各人仍不死心,商议了一番,点燃了几根松柴,又到井底察看。但见三具“死尸”滚在污泥之中,一动不动,想已死去多时,却哪里有什么金银财宝?众乡农心想人命关天,倘若惊动了官府,说不定老大爷要诬陷各人谋财害命,胆战心惊,一哄而散,回家之后,不免头痛者有之,发烧者有之。不久便有种种传说,愚夫愚妇,附会多端,说道每逢月明之夜,井边便有四个满身污泥的鬼魂作崇,见者头痛发烧,身染重病,须得时加祭祀。自此之后,这口枯井之旁,终年香烟不断。

被这种坏蛋所或者偶然或者无意害的人,不仅仅对坏蛋感激,还要顶礼膜拜,焚香祝祷! 坏蛋做到这个级别应该是返璞归真,入神坐照的化境了。

石见石页 /
在共享协议(CC)下发布于
类别: 生活 
标签: 金庸  武侠  坏蛋  中
不愿分享?也可捐赠……